听书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乔宝儿君之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好。”

  互相对峙,气氛紧张,凝重。

  似乎过了很久,叶薇才松开口妥协,“让乔宝儿放了叶茜,我今天就放过她。”

  虽然叶薇那把切面包土司的长刀还架在乔宝儿的脖子上,但她并没有太害怕,听着叶薇和她父亲的交谈,而且他们说得话中有话,隐瞒着她一些事。

  “叶茜被抓是她活该,”乔宝儿艰难地侧过脸,目光深重审视着站在她后背的叶薇,语气很倔,“我不会替叶茜求情,要我放她,你作梦。”

  “你有种!”

  叶薇对视着她的清亮眼瞳,气愤地咬牙,刀锋压在她血管处,狠地用力,乔宝儿痛地皱眉,一道艳红色血滑过她白皙的脖颈,特别刺目。

  顾如烟看着她们,心都吓得快跳出来了,慌地劝说,“叶薇,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你,叶茜出了什么事,你把事情讲清楚了……你放了宝儿,你别伤害她……”

  偏偏当事人像是不要命了,乔宝儿声音很响亮,“叶薇,这把刀这么钝,你要用它割断我的血管,那得花不少时间,再过半个小时就有医生过来,你要下手就快点,不然我血还没流完,你就进牢里了……”

  “闭嘴!”

  乔宝儿原本是想气叶薇,没想到乔文宇这个冷酷的父亲急切地呛着,率先大骂出口,他气得不顺还在咳嗽。

  顾如烟见他脸色有些泛红泛紫,立即担心地走过去拍着他的后背。

  叶薇先是下意识地朝乔文宇那边看了一眼。

  她脸色阴郁,气恼极了,她知道乔文宇最近生病,每天固定时间会有医生过来检查,手上握着金属刀具真恨不得一刀要了乔宝儿的命。

  “放了她……你的所有要求,我都答应你。”乔文宇缓过气来,沙哑着声音给叶薇一个承诺。

  乔宝儿想说点什么,却已经被叶薇推开了。

  其实叶薇拿刀架着她也只是一时气愤冲动,素来冷静理智,有了乔文宇的承诺,她也找到了下台阶,真把乔宝儿伤了,那真办了件蠢事。

  乔文宇右手扶了一张餐椅随势坐下,正在调整呼吸。

  叶薇脸色阴沉,紧握着那把土司长刀,有些气愤地将刀拍在桌面上,拉出一把椅子与他对面而坐。

  顾如烟则立即跑到了乔宝儿身边,瞧着她脖子有些血痕,焦虑担心了起来,“脖子怎么样,疼吗,现在给你上药……”

  乔宝儿脖子那只是轻伤,她瞪着叶薇还没反应过来,她爸乔文宇却愤怒骂了一声,“活该,别理她!”

  “没事。”

  乔宝儿在桌面随手抓了几张面纸,压着脖子上的伤。

  她脸色很臭,没把自己这点小伤挂在心上,只是听着她爸又这样偏袒着叶薇心理很不爽,明明受伤的是她,每次都这么凶神恶气。

  她和顾如烟也拉出椅子坐下,四人相对而视,各怀心思。

  “叶茜怎么了?”

  乔文宇先开口,大概是病着的原故,声音比平时要低沉。

  “你的好女儿没给你们说吗?”

  叶薇唇角扬着冷笑,目光朝乔宝儿看去时多了几分恨,“乔宝儿把叶茜弄进精神病院里了……”

  乔文宇和顾如烟是头一次听这件事,皱着眉,纷纷地转头朝乔宝儿看去。

  乔文宇怒地吼,“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这责骂的语气,乔宝儿见怪不怪了,反正出了事都是觉得她惹的,臭着脸,冷战,不说话了。

  顾如烟瞧她这脾气,立即用手肘碰了碰她,压低声音劝一句,“你爸还病着呢,别气他,有什么事好好说清楚了。”

  乔宝儿吃软不吃硬,这就是她为什么一直喜欢跟着顾如烟生活的原因,乔文宇那套教育模式对她只会有反效果。

  “叶茜开车把我朋友撞了,她被交警的人抓了起来。”乔宝儿说得很简洁,把自己那部分忽略掉了。

  “叶茜怎么会开车撞你朋友?”顾如烟听得不明白。

  “朱小唯身上没有伤,第二天就出院了,叶茜反而脑震荡住了一个星期才转普通病房,”

  叶薇阴冷冷的声音,转头直视着乔宝儿的脸,咬牙,“柳依依教唆她才开车撞人的,叶茜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

  乔宝儿冷着脸,莫不关心,“叶茜是不是受害者这些问题警方的人会去查。”她对叶茜的事情没兴趣。

  叶薇听她这么说更加愤怒,声音尖锐拔高,“让警方去查,说得多么正义凛然,我呸……乔宝儿你在背后搞小动作,你让陆祈南直接给叶茜扣了罪名,你要她在精神病院呆一辈子,一辈子!乔宝儿你够狠!”

  “我没有!”

  乔宝儿表情有些异样,立即反驳一句。

  “叶茜是以交警肇事被逮捕的,她为什么被关押精神病院这是她自己的问题……”

  乔宝儿觉得叶薇又跑来诬蔑自己,由一开始的吃惊慢慢冷静下来,看着这女人更加厌恶,猜测着反问。

  “叶茜被医院查出有精神疾病,我说,你们两姐妹又在搞什么阴谋,是想以精神病逃脱交通事故的责任对吧。”

  乔文宇和顾如烟听着她们各执一词,一时间也无法判断事实。

  “……等查清楚了再说。”

  乔文宇好像有些累了,他阖了阖眼,沉声说了句。

  “乔文宇,这些事就是乔宝儿搞出来的,她要搞死叶茜,下一个肯定是我。”

  叶薇激动地大骂,一双眼睛幽深阴沉,满满的怨恨,“这么多年,我一直忍着她,今天我不忍了。要么立即放了叶茜,要么我今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你别想再偏袒乔宝儿,她跟她妈一样自私歹毒……”

  “叶薇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妈,你当时说什么,你和我爸是真爱,希望我妈主动离婚成全你们,那最近我爸生病的时候你干嘛去了,你到外面去找男人呢!”

  乔宝儿立即也气在头上,最恨别人提起她母亲,尤其是叶薇这个凶手。

  “我现在告诉你,不管陆祈南有没有插手叶茜的案件,我不会替你们姐妹求情的,你们坏事做尽了,这都是报应,你们活该!”

  “报应?”

  叶薇怒不可遏似的狠地朝桌面捶打,怒地大骂,“报应,乔宝儿你居然敢提报应这两个字……你这种人,你这种成天活在虚构美好世界里的人,你知道报应是什么吗,乔宝儿,你的出生就是乔家最大的报应!”

  乔宝儿脸色大变,“你说什么,你说的什么意思!”

  “够了,够了……都闭嘴!”

  乔文宇扶着桌面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对着她们两喝斥,像是气得急了,气得不顺又咳嗽了起来,脸色有些病态苍白。

  叶薇脸色阴郁狰狞,反而起身跑到了客厅那边长柜上拿起一张黑白死人照片,高扬起,泄愤似的将这照片框架砸碎,然后一脚对准了照片里的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狠狠地踩踏。

  “顾如晴,这贱人!”

  乔宝儿看见她居然砸了自己母亲的遗照,一时间僵住了。

  顾如烟转头看去,立即恼了,“叶薇,你是不是疯了!”

  顾如烟跑过去要推开她去拿脚下的黑白遗照,叶薇浑身怨恨执念,死死地将这照片踩在脚底,抬头,唇角扬起邪恶笑,狂笑不止,“我疯了?”

  “是你们顾家的人疯了,”她转头看向那边一脸虚弱气喘的丈夫,“还有你,乔文宇,你也疯了……你们所有的人都疯了!”

  顾如烟听到她说到这里,脸色立即涌出一份震惊复杂。

  叶薇看向餐桌那边怔然深思的乔宝儿,突然大笑得更加疯狂,嘶声力竭地大吼,“你们所有人都在瞒着她……”

  “乔宝儿你妈在外面跟别的野男人怀了你,你外公要求乔文宇娶你妈免得被外界的人笑话,而你,你这个自小娇纵宝贝的乔家小姐。所有人都在隐瞒你,骗着你,你从一出生就是一个笑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