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半月金环

听书 - 麻衣相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金色利器,果然撞不透它。

而那东西,一下就落在了我手里。

那是个半月形的金环,一面圆润,一面锋锐,有点像是月牙镖。

就是这个东西,能打破龙鳞!

之前,应该也是以极快的速度,被那个女人镶嵌在了傀儡手上来对付我的。

我越来越纳闷了——她的本事这么大,亲自拿来对付我,不是更有效率吗?为什么非要操控着傀儡来浪费体力?这不舍近求远吗?

而且,这金环到底是啥路数,凭什么能割破龙鳞?

上面镂刻着许多花纹,但还没等我看清楚,那个金环忽然动了起来,瞬间就划在了我手上。

金环自然不是活的,是那个女人,再一次用看不到的丝线,勾住了那个金环,想把金环从国我手上给拿回去。

她的眼神,又惊又怒,嫌恶也更深了一层。

到了手的东西,怎么可能还给你?

我转手就把财气虫娘娘嘴里的辟邪章翻了过来,对着那个月牙环后面就利落的划了过去。

跟厚重的赤水青天镜不一样,这个莲花镇邪章的边缘是十分锋锐的,果然,只听“嘣”的一声,一大把看不清的丝线,瞬间分崩离析!

我一下高兴了起来,比我想的还好用!

程星河见状,立马从装饰石后面站了起来:“七星,干得好!把这个姘头也收拾了!”

可话还没说完,那个女人怒气更甚,一转手,又是一大块天花板被她用丝线勾上,瞬间从天而降,对着程星河脑袋就砸过去了。

她好像很讨厌“姘头”这俩字。

程星河歪下身子躲过,那块天花板撞在了装饰石面上,分崩离析,扑了程星河一嘴的土,咳的像个活驴。

既然这个神器到手,那就好办了,我立马抓住了那个莲花神器,对着面前就继续划!

果然,陆陆续续一阵“嘣”的声音,数不清的丝线被截断,那个女人的丝线一断,也就没了控制这附近东西的能力,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我接着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要是你把井驭龙的事情说……”

她跟井驭龙关系这么亲厚,井驭龙身后的人,她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话还没说清楚,只听“唰”的一声响,虽然看不到,但是听也听的出来,是更多丝线对着我缠过来了!

卧槽,这哪儿是哈士奇投胎,这分明是蚕娘娘投胎,哪儿来这么多的丝?

我心头一凛,抬手就用莲花镇邪章划了过去,可一只手,还真对付不了那么多的丝,一旦被束缚住,那就倒大霉了!

这一瞬,忽然身后“咕”的一声响,一个巨大的东西跟个车轮一样,对着我,竖着就滚了过来。

那是——一个大桌面。

程星河的声音响了起来:“七星,躲在后头!”

我立马躲在了大桌面后面——程星河大桌面做掩体,奔着丝线就撞了过去:“看见没有,这就是老司机。”

老司机求带。

那女人显然也动了气,只听“唰”的一声,我眼看着面前的桌子面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痕迹——后心顿时一麻,那女的要把桌子面切割开!

我一脚踢开程星河,这一瞬间,桌子面猛然被丝线生生勒成了三截,而我翻身往上,一手撑住了桌子面的顶端借力,这就发现脚底一阵凉,低头一瞅,脑壳就炸了。

卧槽,我的鞋底子,硬生生被削断了一层,把脚心给露出来了!

这叫谁不后怕——万一我晚一秒,只一秒,那我的脚,可能就保不住了!

都说看风水的费鞋底子,真是没错。

那女人一看我竟然没有跟桌面一起分崩离析,不由十分失望,现在只求我速死,手底下的力道用的极大,胸口也起伏了起来——她的本事确实很大,但是,就好像人在极度焦躁的时候打苍蝇一样,往往是打不到的。

但我跟她正好相反——我遇上这种要命的危险,已经遇惯了,心里,是跟沉水一样的冷静。

我居高临下,对着那个女的就扑过去了。

她猛然抬起头,瞳孔顿时一缩,甩手还想把丝线拉过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成了!

可没想到,那女人速度比我还快,纤细的身体往后一撤——那动作仙气飘飘,十分优美,真跟神女下凡一样。

我一只手只碰到了她的裙角,她就飘然退出好几步。

但紧接着,她也察觉到了,低下头,就看向了自己的裙角。

那裙角还是纤尘不染,可她盯着裙角的眼神里,有了几分恐惧。

让我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她竟然不管不顾,手起线落,那一大片裙裾,跟凋落的花瓣一样,一下就落在了地上,露出一双几近完美的,莹白如玉的腿。

我一愣,就因为我碰了一下,她至于把半扇裙子割断?

逃出生天的程星河探头看着我,大声说道:“七星,你手上是不是有屎?”

我去你大爷,我手上怎么会有屎?

她抬起了秀丽的脸,露出极为厌恶恶心的表情,忽然一只脚,踢在了一个翻倒的凳子上。

那个凳子呼的一下,对着我就冲过来了。

卧槽?

我连忙翻身闪避过去,对她的距离更近了,就注意到,她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好几步,似乎想要避开我。

奇怪了。

还是刚才那个疑问,她的能耐这么大,单用丝线就能有那种威力,只要一出手,我应该就扛不住了,可她为什么不抓住机会抓我,反而往后躲?

我这就察觉出来,她不肯碰到我。

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难不成……

我有了一个猜测。

而那个女人已经攥住了一只拳头,死死盯着我,嘴边喃喃就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像是自言自语,根本没有声音。

杀气——她要我死。

这一瞬,她十根指头一伸,数不清的丝线对着我的脖颈就缠了过来,我身体不由自主往后一退,眼前就发了白。

一阵模糊里,我看到了她怨毒的眼睛。

身后忽远忽近,是程星河喊我的声音,但一阵破风声碾过,他过不来,应该也吃了亏。

这女的,不会比皇甫球差。

就在她要把丝线勒紧,直到绞断我脖子的一瞬间,我对着她身上,就是一口唾沫。

这么做是恶心了些,不像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可谁乐意为了点面子送死?

果然,这一下,她表情猛地就变了——就好像,她身上沾染了世上最恶心的东西一样!

脖子上的力道不由自主一松,我抓住机会,把全部行气压在了脚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对着她就反扑过去了。

角亢二星太阳见,氐房二宿大雨风!

这一下,风声猎猎在耳边擦过,我眼看着她的眼神一变,可来不及了,我已经矫捷的把她扑倒,攥住了她的手腕。

以她的能力,她当然可以跟之前一样,用丝线勾回金环,把我脖子割断。

但是她没有。

在接触到了我皮肤的一瞬间,她的双眼满是恐惧,爆发出了一阵尖锐的惨叫。

我都没听过那么凄厉的惨叫——就好像攥住了她手腕的不是手,是一块烧红的烙铁一样!

看来我没猜错。

她之所以控制傀儡,是因为,她不想跟人有任何接触。

这就十分稀奇了——她怕人。

“脏……”

我听到了她尖叫之中爆发了破碎的音节:“脏……”

这一瞬间暴露出来的脆弱和恐惧,简直像是一个受惊的孩子,跟之前那个冷面杀手,判若两人。

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程星河过来就把她给缠住了——果然,程星河碰到了她之后,她的叫声更凄厉了:“别碰我……别碰我……”

程星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瞅着我问道:“七星,你怎么她了?”

天地良心,真没怎么。

她的恐惧感,不像是对我产生的——应该是基于自己某种经历记忆产生的。

她是不是,被什么人伤害过?

白藿香也跑了过来,她一双眼睛看向了白藿香,露出满眼热切的希望:“救救我……你救救我……”

白藿香也皱起了眉头。

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都猜出来了。

她好像——对男人,有恐惧症。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