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唐朝极品公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或许是有些匆忙,红羽转过身,还想张口说什么,却一下撞上沈不易的嘴巴。

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让沈不易猝不及防。

心中狠狠的动了一下。

身体似乎有点燥热。

红羽也脸色微微一红,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吞吞吐吐的说道,“少爷,我。

我。”

沈不易努力压抑住心中的冲动,整了整衣服,“走吧,我们去迎接白大哥。”

院子里,白修和蓝羽黄羽打过招呼,低声问道,“沈兄弟可在?”

蓝羽咯咯一笑,朝着屋子里指了指。

白修点点头,刚要上前。

门吱呀一声开了,红羽率先走了出来。

紧接着,沈不易也快步而出。

白修先是有点错愕,又见红羽满脸的通红。

不由得会心一笑。

“白大哥,深夜到此,可是有什么发现?”

白修意味深长的一笑,“只是去京兆府看了看那匹马,想来和你说一说,不想竟打搅了兄弟的好事。”

沈不易先是一愣,不禁错愕的眼神看向白修。

白修朝着红羽斜了斜眼。

沈不易心中暗暗叫苦,刚才不过是不小心撞到了一起。

可是这种事,越描越黑。

好吧,我认了。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揉了揉鼻子,白大哥,刚才你说去看了看那匹马,可有什么发现?”

白修见沈不易换了话题,也收起了笑容,把去京兆府看到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完白修的话,沈不易却是眼前一亮。

“白大哥,你确定那匹马,已经是十几岁的老马?”

白修点点头,“兄弟,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相马可是我的老本行。”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不易忽然想起了《韩非子》里面讲过的一个故事。

管仲出征,春去秋回,不记得来路了。

乃说,老马之智可用也。

这就是老马识途的来历。

那么,自己能不能也用这匹老马,找到躲在暗处的对手呢?

听完沈不易的想法,白修忍不住击掌叫好。

一旁的羽家三姐妹,更是对沈不易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位少爷,足智多谋,博览群书,真的跟对人了。

而倒是闻讯赶来的风五有点傻眼了。

别人不知道这位少爷,自己侍奉多年,可是清楚的很。

没读过几天书啊,别说什么韩非子这样的书,就是论语,少爷看不了几行就睡着了。

“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找曹楠。”

沈不易拽着白修就往外走。

羽家三姐妹和风五,急忙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京兆府的后门,白修牵着那匹老马缓缓而出。

一直来到沈不易的家门口,白修这才解开老马的缰绳,站到了一丈开外。

跟在沈不易身后的黎创,有些疑惑的说道,“沈大人,这样真的行吗?”

其实,沈不易心中也没有底,可是,这个时候,他必须得给众人信心。

他微微一笑,努力一副轻松的神情说道,“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管仲这样的名相用过的办法,一定好用。”

他说的轻巧。

可是现实却有点残酷。

老马在城里溜溜达达大半圈了,似乎没有回家的意思。

而眼看着,天就要亮了。

再有半个时辰,就该上朝了。

黎创不免有些着急了。

“沈大人,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意味着自己的彻底失败。

今晚的一切,都是白忙活。

可是如果不回去,再这样转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就在沈不易犹豫之间,忽然老马四蹄翻飞极速向前跑去。

白修不禁喜上眉梢,轻呵一声,“快追!”

自己率先跟了上去。

风五到底是年轻,一晚没睡,还精神的很,紧走几步,跟上白修的节奏,大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白修微微一笑,“这畜生夜草吃多了,刚才是遛食呢!”

身后的沈不易听了,心中一句大大的卧槽,这混蛋畜生,如此贪吃。

差点坏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众人跟着老马,一直来到保宁坊。

在赵国公府前,停了下来。

白修微微一笑,“终于找到了。”

还没等他上前,后面跟来的黎创,急忙上前把他给拦下了。

“这位赵国公,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

赵国公,沈不易微微一皱眉,“可是长孙冀?”

黎创轻轻点了点头。

沈不易也是一声叹息,这个赵国公,的确不是一般人。

可是现在找到自己头上来了,再难对付,自己也绝不会退缩半步。

“沈大人,我的意思是,咱们就这样贸然上前叫门,是不是草率了些。”

沈不易转脸看向白修,白修愣神之后,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幸亏黎大人提醒,是白修莽撞了。”

说完,冲沈不易挤了挤眼。

沈不易明白,白修已经有了办法,那自己也就不需操心了。

“好,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先回去和曹大人商议一下再说吧。”

等他们回到京兆府,曹楠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去上朝了。

听完黎创汇报的情况,他赞许的眼神看了看沈不易,“你等先下去歇息,一切等我上朝回来再行商议。”

曹楠急匆匆来到兴庆宫外。

见到姚崇之后,低低的把下半夜的情况说了一遍。

姚崇微微点头,“没有去赵国公府上是对的,单凭一匹马,没有什么说服力,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只可惜,事情并未如姚崇所愿。

兴庆宫勤政殿。

文武大臣跪倒在地,三呼万岁之后。

高力士缓步上前,尖着嗓子大声喊道,“皇上有旨,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下面文武百官,片刻的安静。

紧接着,有人高声喊道,“臣启皇上,微臣有事要奏。”

众人循声望去,乃是太府寺卿安志满。

太府寺乃是掌管钱物出纳的部门,平日里,按照户部下的通令调拨就是。

今天第一个出来喊着奏报,倒是让玄宗皇帝有点意外。

“安爱卿,你有何事啊?”

安志满是从三品,所以站的比较靠后,他小心的往前走了几步,再次跪倒在地,从衣袖中,取出一物,朗声说道,“昨日微臣接到一封密信,说太子师沈不易,贩运私盐,微臣不知真假,请圣上定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