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顶梁柱

听书 - 御史不好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沈筠棠像行尸走肉一样呆呆坐在床边,任由咏春和白梅两个丫鬟红肿着眼睛小心翼翼替她换上守孝的麻布白衣。

一头青丝高高束起,用玉冠固定,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

发冠绑上白布条垂落在背后,腰带换成麻绳,罩上白麻布大氅,蹬上缝着麻布的黑靴。

男子的衣裳宽大,将她瘦弱的身材整个都罩了起来,越发显得她脸色苍白,形销骨立。

沈筠棠抿了抿唇,没动,任由白梅立在她身前站定,而后仔仔细细打量。

白梅细细的柳叶眉微微蹙了蹙,而后哑着声音温柔的道:“世子再等等。”

沈筠棠就看她快步走到博古架旁,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精巧的红木小方盒,方盒打开,里面摆了许多东西,白梅从里头挑了一只螺黛出来,走回到沈筠棠面前,轻轻动作几下。

原本沈筠棠那张娇柔的小脸因为有了这飞扬粗眉的点缀,顷刻多了一份男子英气。

白梅端详了一眼,松了口气。

收好东西,与咏春两个搀扶着沈筠棠去灵堂。

今日是御史大夫永兴侯沈则思出殡的日子,沈筠棠做为他唯一的男嗣,又是这永兴侯府唯一的嫡长孙,怎能不到场!

沈筠棠神情麻木的由着丫鬟搀扶到灵堂外。

此时,永兴侯府披白挂素,白色灯笼缀满了整个府邸,来去匆匆的下人们腰间系着白布低头忙碌,永兴侯府不甚堂皇的大门口,停了许多华盖马车,进府吊唁的人络绎不绝。

只是有几个是真心的就不得而知了。

靠近灵堂后门,灵堂内一片女子嘶哑的哭声传出来,一浪接着一浪,她突然顿住了步伐,眉心紧紧皱起,脸上涌起一片苦色。

扶着她的咏春感受到她手心一片冰凉,只能忍着难过出声安慰,“世子爷,在这个关口,您可不能再出事了,侯爷已经去了,这整个侯府以后还要靠您呢!”

靠她?

沈筠棠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回到现代去,她宁愿面对无休无止的加班,宁愿职场上被人挤兑,也不愿意突然到了这大燕朝接手这么一个烂摊子啊!

她嘴角抽搐,神情再次变得麻木,尽管她占据了这具身子并继承了前身所有的记忆,可她一下子仍然无法进入永兴侯世子这个角色。

特么还是个女扮男装的“世子”。

永兴侯府的诸位,你们的胆子到底是有多大啊!

沈筠棠在心中默默流泪。

进入灵堂,跪在棺木两边啜泣的永兴侯府女眷们见到他来了,立马往后挪了挪,给她让出离棺木最近的位置。

俨然是奉她为一家之主的意思。

沈筠棠脸僵了僵,在棺木旁的垫子上跪了下来,低低垂下了头。

躺在棺木中换上了一身寿衣的中年男子安然闭着眼,虽然他确实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的父亲,她也有原身的记忆,但是那些记忆对她来说与看别人的故事没什么不同,若是这个时候让她真心哀恸的痛哭流涕,沈筠棠是绝对做不到的。

她这样一言不发坐在棺木边,不但没有惹了怀疑,反而叫前来吊唁的亲友更为同情。

刘侍郎与夫人一同进了灵堂,瞧着在一旁烧纸的沈筠棠哀毁骨立,被身边丫鬟扶起来时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心软的刘夫人哀叹,“这孩子还未弱冠就要成为沈家的顶梁柱,身子这般瘦弱可怎么是好哦!不知可能顶得住风雨?沈家可是三代单传呐!”

刘侍郎见自家夫人越嘀咕越离谱,连忙捣了她一把,压着嗓音警告道:“要你多嘴,若是得罪了那位,看我不休了你!”

刘夫人被夫君教训,连忙缩头闭嘴,小心朝着周围看了一眼,见没什么旁人,才松口气拍拍胸口,只是再也不敢同情这永兴侯府的独苗嫡长孙了。

伴着一灵堂女人的哭声,沈筠棠边发呆边机械的在面前的火盆上烧着纸钱。

一阵穿堂风进来,把火盆里冒出的青烟吹向沈筠棠。

猛然被这阵烟一呛,害的她又是咳嗽又是流泪。

这下好了,一点遮掩也不用了,这副狼狈样子,与真死了爹也没区别了……

就在这时,外头守着的小厮高声念道:“瑞王殿下前来吊唁!”

小厮的声音拉的老长,原本哭泣声此起彼伏的灵堂像是断了层一样,有瞬间的安静,安静过后,哭声越发的凄惨起来……

就连原来在灵堂里小声嘀咕的官员们也都一个个闭了嘴,缩起头,乖顺的像是遇到猫的老鼠。

沈筠棠也忍不住身子一颤。

瑞王!

大燕朝的摄政王秦胤,小皇帝还没执政,这个家伙就是实际上的朝堂一把手。

永兴侯府素日就与摄政王不对付,此时永兴侯病逝,他不是应该背地里偷着乐,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

沈筠棠在现代就是一普通老百姓,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老家的县长,还是因为她老爸拆迁的时候当了钉子户。

现在让她“会晤”类似于美国总统这样的政要,她哪里还能镇定的住。

再说,在原身沈筠棠的记忆里,这个瑞王就不是什么好鸟。

小皇帝七年前继位,当时瑞王带着亲信用强硬手段压制了朝中反对的声音,登上了摄政王的宝座。

如今小皇帝已经十七,这位摄政王独揽朝纲这么多年,眼看着小皇帝一日日长成,却没有一点要还政的意思。

不但如此,朝中满布他的爪牙,大燕朝已然只知摄政王而不知君主。

她这个躺在棺材里的便宜爹偏偏统管的是御史台,又偏偏是最忠诚的小皇帝党,这可不就是活生生的摄政王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沈筠棠早就要爆粗口了。

他娘的,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她身子抖的和扑簌簌的落叶一样,一旁陪着的咏春以为她伤心过度,又被瑞王殿下的到来给气到,连忙在旁虚扶着她,不让她跌倒,同时小声劝着,“世子爷,您莫气,忍忍。”

沈筠棠心中宽面条泪,她这不是气是怕啊……

这猝不及防就遇大BOSS了,可叫她如何是好啊!

她可不是原来才高八斗、刚正不阿、不畏强权的超级女强人沈筠棠了……

忧虑间,灵堂门口处一暗。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伟岸、容貌英俊脱俗的年轻男子不紧不慢领着禁卫军统帅吕大人迈进灵堂。

男人着一身黑底绣着金龙的蟒袍,修长的双手一手至于身前,一手背负身后,一双深邃的凤眸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人满为患”的灵堂,清冷惯了的俊脸居然顷刻间带了一丝笑意,这笑虽然让他整张脸都柔和起来,但是看在众人眼里,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真是让本王没想到,沈大人居然有这般多的至交好友,如今都上赶着送沈大人最后一程。”犹如上好青玉相击的清越男声,明明很是好听,却让立在灵堂里来吊唁的官员们浑身发寒。

本来就因为他的到来变得诡异安静的灵堂此时好似又被缚上一层枷锁,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这位摄政王当真如外界传说的那般乃“国之栋梁”,好男儿当如斯,容貌、智慧、歹毒的心肠、雷霆的手段样样不缺,也不知道一向周正的皇族,如何会出了这样一个异类!

沈筠棠宽大的袖口被身后的咏春用力的一扯,等她回过神,瑞王殿下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垂着眼,居高临下看着她。

她这才反应过来,便宜爹去世了,他这个“嫡长孙”可就成为一家之主了,是要接待这位朝堂一把手的……

宽大衣裳裹住的伶仃身子抖了抖,勉勉强强照着记忆对着这位摄政王行了不甚标准的一礼,她不敢抬头,那双深邃的凤目实在是叫她害怕。

“摄……摄政王殿下,劳烦您来送家父一……一程了。”

众人只当这位“年幼”的世子伤心过度,以至于方才的动作和话语才有些无状,并未多想。

可是盯着沈筠棠头顶发冠的摄政王却凤眸一凛,他周身气势微涨,无端让人感觉到压抑。

沈筠棠头埋的越发的低,如果可能,恨不得藏进自己的胸膛里。

可下一秒,沈筠棠就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仿佛是从头顶砸来。

“抬起头来。”

沈筠棠:……

做了几番心理建设,沈筠棠才敢鼓起勇气、微抬下巴仰头,与那双深邃的仿如旋涡的黑眸对视。

一秒,两秒……三秒还不到,沈筠棠已败下阵来,重新低下了头。

可摄政王大人却突然怔愣没有回过神……

刚刚那一瞬,那双漂亮的眼睛好像一袭吹皱春水的微风,在原本平静无波的湖面漾起一丝涟漪。

那是一双雾蒙蒙还微微红肿的桃花目,目光中带了一丝胆怯一丝忐忑甚至还有一丝恐惧,配上那张消瘦的清淡小脸,竟然叫他一瞬间起了一丝怜惜之意!

向来心冷如石硬如铁的摄政王脸色一冷,对自己心生不愉,剑眉蹙起,他目光犹如实质盯着沈筠棠,随后赫然甩袖离去。

一时灵堂众人哗然。

这摄政王今日唱的是哪一出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